×

[PR]こ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更新がないため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ホームページを更新後24時間以内に表示されなくなります。

012三個月

 

 

一個人如果無法愛自己,將沒有人會愛他。

一個沒辦法關心別人的人,又有誰會去關心他。

每個人都知道那不過僅僅是一件簡單的事,可是很難,難到對方都哭了。



城之內克也吹者口哨,輕輕的踏在自己所種的小花圃旁的木板上,心情相當的恬靜

大概三個月前從打工的花店跟老闆要了一些苗圃,因為覺得家裡太過髒亂所以想要來點綠化環境,

所以就在自己3坪不到的小房間隨隨便便的搭起了架子,老闆說這種植物是往上生長的而且還需要有充足的陽光和水分

房間的主人在沒辦法的狀況下只好移開在窗邊的小床,而委屈自己晚上休息在客廳破舊的沙發上

懷顧周圍的雜物也隨手把它們灑入旁邊的小箱子中...至少算是整理了。

自從母親不在家後,就再也沒有人為家務事而煩心,當然更別提那三天兩頭才回來一次的父親,雖然是身為大男人,但

是也總不能一直拿這個當藉口而弄得亂七八糟,這樣只會讓偶而回來的靜香擔心的問著:到底有沒有好好吃飯?



事實上,城之內確實是有一餐沒一餐的,尤其是之前打工都因為某個人的名義而幾乎完全取消後───

這樣對自己不好,而且最近淚現老是很鬆,常常哭。


「來,爸爸給你們澆水....」

如往常一般的拿了自己刷牙的杯子裝了些水往下到去,快樂的哼著小調,

城之內帶著爽朗的笑容開心的在陽光下一點也不吝嗇的笑著,因為他覺得現在的感覺好極了

至少比跟那隻海底生物相處還要來得輕鬆簡單。


他知道這樣叫做逃避原因,誰叫當初是自己先看上海馬...先告白的,所以也不能反駁什麼

只是令城之內相當意外海馬竟然可以保持著耐心跟他說話,想到這點不禁呆笑了起來,這樣的臉一定很蠢,他想著。

「也許吧....恩?」抓抓自己的後腦杓。 




好像很久了吧,或許是已經分手了,可是思念的感情只是越來越重。

上次跟海馬分開的時候還是在自己打了他一拳的狀況下,當時自己還在別人面前哭的跟什麼一樣,

因此,城之內現在覺得丟臉極了,而且也很尷尬再見到海馬那張死人臉───

雖然...是有點期待那張面具會有一點變化啦。


去,管他的。


─────────


辦公桌的對面,2公尺的距離,但其實覺得好遠,每一次過去的都是自己,他從沒有主動過來吻我,

椅子上那自以為偉大...其實真的很偉大的渾蛋似乎認定這是他不必要屈身去做的事。



「海馬瀨人,你真的都不會擔心我嗎?」

算是積了很久的怨念,城之內大聲的在kc公司咆哮,嚇的在場的員工都停止手邊的事務,

接著全都一副頗有興致的臉望過去究竟是誰敢在公司內發囂,警衛順手拿起了鐵銬準備帶人,

依老闆的個性是絕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再不來點動作也許明天就要去吃自己,只不過吵架的對象是那個擁有特權的

人,所以猶豫了。

基本上誰也沒給過那個人特權,可是直覺上大家都認為───城之內克也不能隨便碰。


「不會。」海馬似乎是毫不考慮的作了回應,但這不過是他的習慣,一種愛跟城之內克也唱反調的習慣

「真的都不會嗎?────────即使是一點ˋ一點點....」



「即使是我受傷了,你一點ˋ都不會難過嗎?海馬ˋ瀨人?」一瞬間的哽咽,卻好像是在親暱的叫著他

 

眼眶宣告潰堤,城之內咬緊下顎眼睛半咪著想要阻止自己的衝動,但是當他抬起頭看到那張死人臉的時候

視力模糊的他只有一個想法,不想讓海馬看到他現在這副蠢樣────不准看!!

 
然後,不管三七二十六城之內筆直的朝海馬所在方位揮了一拳,他只聽到一陣清脆得聲響,

接著頭也不敢抬的掩面朝大門奔去逃離現場。


「...希望我沒打破什麼貴重的東西...」連離開時的想法都這麼窩囊,他真正覺得自己好沒用。





海馬瀨人待在原地看著地上破掉的杯子,幾片玻璃碎差點噴濺到自己身上,但他也沒去注意這麼多

只是看到城之內被自己的好強弄哭,覺得好笑

因為知道城之內平常的笑都是在逞強,既然今天對象是自己,那麼看到他哭也只不過是預料之內的事。










或許真的只是預料之內,沒什麼好在意的。

海馬瀨人輕聲告訴自己,接著走回他的辦公桌繼續逃避責任───把小孩子弄哭的責任。

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覺得那些背對著自己的員工正在那樣嘲笑他。

暴怒,

「喂,你明天不用來了。」海馬連看都沒看一眼的指著一旁湊熱鬧的其中一人,想也不想就下達了聖旨

接著起身擺甩他的白色大衣揚起不自然的旋風,跨步離開現場,嘴角露出得意的惡作劇笑容,

但持續到門關起來───沒有人再看得見他之後,表情又恢復了平時的嚴肅。


「可惡...」 


海馬瀨人轉了一個角落走入WC,他並沒有要上廁所的意思,只是想瞧瞧自己俊俏的臉,

他晃到一面清澈的鏡子,鏡內反射出前面該有的東西,海馬呆然的看著那抹靛藍


『阿ˋ我很喜歡天空喔!就好像看到你!』

『你今天吃錯藥嗎?犬,在那邊胡言亂語什麼?把窗簾拉上。』刺眼的自然光照射進來讓海馬感到很不好受

『哼哈~或許是吃錯藥了,親愛的...要喝咖啡嗎?』

『...』手上的握筆是很明顯的加重力道,而且城之內是故意這樣說,反而更讓他覺得討厭

 
金色的熟悉影子接著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一段段模浮的記憶,怎麼在這個時候才會想到?


海馬將頭移到水龍頭的下方,嘩──的一聲自動感應系統起了作用

他覺得這樣沖一沖舒服多,也輕鬆多了,水由海馬的2側慢慢的頃洩而下,

很快的弄濕了臉頰....臉部除了眼睛以外的地方都充滿了水氣,落下的水源源不絕,直到海馬的手機響起───

他知道,又要去工作了。

至於城之內,應該會再回來吧?他希望他回來,答案是肯定的。


海馬撐起身甩甩他的頭,水滴濺灑在鏡子上模浮了他的影子,頭髮也在半濕狀態下亂翹,讓穩健的大社長看起來頗有庸

俗男人的野獸氣味,胸前稍微解開幾個釦子讓裡面吹乾些,露出健壯可人的胸肌,雖白皙但又沒有女人那般細緻,相當

理想的身材,但也只有一個人碰過。


不過海馬看來是沒有換衣服的打算────這個時候通常會被城之內罵個半死吧?────成何體統?

輕笑。


等待吧,也不是第一次了。





────────────────



一個大半學期過去,大家都成了考生,當然海馬瀨人是例外的,他來學校的次數用一隻手來算都嫌太多,

城之內偶爾會用電話罵罵他,或者是乾脆直接跑到海馬家賴在那邊不走,受不了他的任性海馬只好乖乖的順從個一兩次

但那也只是在他有空閒的時候,這機會實在太少,太少了。

城之內也有問過自己幹麻喜歡上他,後來他想到了,只是從來沒有說出口,除非海馬問他───親口問他。




「城之內~」說話的人是真崎杏子,場景是中午

「幹麻?」說話有點含糊,一邊大口大口的吞著飯

「你最近中午都來找我們吃飯─────阿ˋ老實說,你跟海馬分手了嗎?」

噗一聲城之內把剛到喉嚨的飯全部反芻了出來,大聲的咳著,表現出他的驚愕和不悅

「杏子....」武藤怯怯的看著她,想阻止接下來會發生的爭吵


城之內接著抹了抹嘴角,用力的將便當盒蓋上而差點夾到自己漂亮的手指,

「....我不知道。」有些猶豫,又帶著唉怨的回答這個令人想逃避的問題,臭海馬。

然後稍微看了一下天空,搖搖頭,不過他並沒有馬上把頭低下來,很怕等一下眼淚會奪框而出,

「...就快了也不一定...吧?」

「什麼?」杏子什麼時候的這麼咄咄逼人阿,好朋友來啦?城之內敢思不敢言,畢竟女人不好惹

「阿ˋ沒什麼,我還有點事先回教室了!」草率的把牛奶一口氣灌掉,還好並沒有從鼻口倒流出來算是萬幸

也顧不友人在背後追問,城之內加快腳步往樓梯下面走去,一個不小心還拐到了腳踝

最近這樣的憂鬱,實在不是這個被稱之為陽光少年的他該有的行為,都要怪那隻死海底生物吧,

微微的探了口氣,手則一邊拭去眼角沁出的淚水,

城之內稍微做了個決定。 


「明天...就去說分手吧!」

這樣,不知道那個人會有什麼反應,總之先回家吧,免得因為自己大意撞傷的腳踝腫起來就很可怕了。








城之內回家的時候是下午1ˋ2點,門口站了幾個大漢,看了他們胸前的kc徽章後城之內接著無精打采的揮了揮手叫

他們滾開,當然這樣是起不了什麼作用,大漢雖然是讓了步讓屋主人回家,但還是站在門前不肯離去,不過誰知道他們

要做什麼───城之內進了他的象牙塔就不想去管這麼多了。


「好痛阿阿阿阿....」幾句無義的吶喊,脫下襪子看著自己的傷勢「才撞到一下怎麼會腫成這樣?」

該死的本來明天還想去找那個白痴我看根本去不成了!



不可否認其實城之內再看到門前的障礙物時內心的怒火就毫無理由的升起,能的話他當時是想用踹的把不速之客踢下

樓,只是沒辦法這麼做。然後又沒看到那個應該出現的人內心更加是真正的不爽,在加上明天沒辦法去跟海馬說剛剛好

不容易才下定決心的事,於是心裡就不斷的咒罵著,直到他把那些雜植在房間的幼苗打裡完之後才稍微舒坦下來。

不過他到忘記先處理他的扭傷,現在已經快腫的跟拳頭一樣大了。


「喝點酒好了...」

看到那個傷口已經到了這種程度,城之內到很乾脆的不想再去裡他,反正就這樣放爛...明天應該就會好了吧? 


走到放酒的大箱子前,從裡面挑了幾瓶強度中等的酒,接著二話不說開始灌入體內,

似乎是從父親那裡得來的裂根性,記得老爸也是在離婚之後才有了這個習慣,雖然很不願意步上老爸的後塵,

但他現在只想這麼做。

遷怒嘛。




等到城之內喝的爛醉如泥而昏睡過去大概是半夜了,窗戶並沒有關,冷洌的風就這樣闖了進來,讓城之內的身體直打多

哆嗦,但是已經沒有意志力再起來關什麼窗戶ˋ蓋什麼棉被ˋ吃什麼海馬料理ˋ跟海馬說再見ˋ海馬...

────腦中已經亂成一團,城之內在半睡半醒下做了一個噁心的夢。





他夢到,他說愛他,然後像永遠不能爬上去的高塔般崩落,

那個人沒有伸出手拉他,因為是海馬把他堆下去的,

10月的秋天,反反覆覆。



「海馬...瀨人。」

如流星般的一串淚珠劃過城之內嫣紅的臉頰,只是沒有人回應他的呼喚,沒有人。



(完)


___________________





老實說這篇沒什麼,非常的無聊~但是我會打續篇,請各位不要覺得怎麼這樣就結束了(死)

下一篇2人才會正式的接觸,當然場景方面我就不想寫這麼多了...或許吧

很難得我把文章分開了,明明是只要一篇結束就好,恩唔,其實重點是我已經很久都沒再打超過單篇完的小說了

但正確來講是主題都換掉了,這篇所要表達的感覺是等待,為期3個月的空檔2個人的雜戲罷了,所以下一篇會換題

目。

絕對不是因為我想快點結束海城30題的掙扎,嚴格來講其實打到這邊也ok,就當城之內是真的死心,然後失戀了(歐死)

就算後來海馬後悔來找他,我想城之內也不會有興趣了,只不過我手養想放續篇=3=

但是喜劇結局,我保證不做悲劇(笑)有人想看悲劇嗎?要跟我說喔ˇ

總觀來說,廢字累字多到一個程度真是太可怕了,唔,很明顯是我文筆越來越差,還在那邊亂叫真是非常的對不起

上次段考作文只有6分果然是個不爭的事實阿哈哈..。阿阿阿~所以真的是可以給他無聊到一個極點阿=︿=|||

最近病終於好了,可以好好的來畫同人誌了,希望手汗可以不要再流=____=


話說這篇的原篇甜到一個可怕的境界,其實這篇也是我將某篇改出來的,

因為寫不下去而放置太久的垃圾不知不覺被挖出來,於是重寫之後就變得更加...詭譎。







最後=w=ˇ

祝社長大人生日快樂啦ˇ(笑)